登录
深大通业绩承压暴力抗法
2019-05-28 | 时代周报
    

深大通(000038.SZ)面临的危机正在持续发酵。5月27日,深大通开盘即直接跌停,股价报9.94元。

就在5天前,5月22日,证监会稽查人员在深大通公司执法过程中遭该上市公司人员的言语、身体攻击。报警后在警方的支持下,证监会稽查人员才得以完成送达程序。

“对违反证券法律法规的行为进行查处是中国证监会的法定职责,配合监督检査、稽查执法是被检查、调査的单位和个人的法定义务,拒绝、阻碍的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对此,证监会发言人高莉在5月23日表示。

5月25日晚间,深大通发布致歉信表示,“公司全体董监高及实际控制人全体郑重向社会公众、投资者、证券监管机构表达诚挚的歉意。”5月26日,深大通再发公告称,公司将立即辞退相关三名涉事人员,董事长袁娜引咎辞职。

自1994年登陆A股市场后,深大通在资本市场上已经沉浮25年,其主业也经历了多次变更,已从最初的陶瓷业务变为目前的新媒体、广告业务。而过去两年,被称为蹭热点“戏精”的深大通更是走上了蹭热点讲故事炒股价的套路。

然而,这并没有给深大通的业绩带来实质性的利好。根据2018年年报,深大通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5.91亿元,同比增长71.58%,但归母净利润亏损23.49亿元,同比减少756.46%。

如今,深陷多重危机之下的深大通,以往的套路还能玩得转吗?

两年换三任董事长

深大通当前的局面,令外界将目光投向该公司实控人姜剑。

现年52岁的青岛商人姜剑是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星实业”)董事长兼总裁,2016年,姜剑及其家族以110亿元的财富登顶青岛首富,在全国位列第36。

姜剑为人十分低调,近十年来几乎没有接受过任何媒体的采访。在公开资料中,姜剑的另一个身份是加拿大中国商会副会长,此外他还是欧洲中国总商会加拿大执行会长。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自2010年起,姜剑就以前者的身份在全国各地考察、投资。

在入主深大通后,姜剑本人并无在台前露面,在上市公司体系内也不担任任何职务,但至少三任深大通董事长或是其“提线木偶”,如5月26日宣布引咎辞职的深大通董事长袁娜,其同时是亚星实业的总裁办主任。

除袁娜外,在短短两年时间内,深大通还历经另两位董事长辞职。其中,管琛于2017年9月宣布辞职,而郝亮则于2018年12月辞职。与袁娜一样,管琛和郝亮的履历均与青岛有关,管琛曾任青岛五金集团家电公司副总经理,郝亮曾任青岛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副主任。

从股权机构看,深大通2019年一季报表明,亚星实业、姜剑、朱兰英、郭守明、青岛惠风和畅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系一致行动人。

而姜剑、朱兰英、亚星实业是深大通前三大股东,分别持股21.42%、19.95%和13.57%,朱兰英为姜剑的岳母,亚星实业则是由姜剑、朱兰英全资持有。

上述持股数量表明,姜剑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深大通55.89%的股份,实现了对深大通的绝对控制。目前,上述股份皆几近悉数质押。

业绩承压

近年来,深大通的经营情况不容乐观。

由于主营业务地产经营不佳,深大通近年来一直在谋求转型。2015年7月24日,深大通宣布,以27.5亿元收购冉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冉十科技”)100%股权和浙江视科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视科传媒”)100%股权,这两家公司都是以新媒体广告运营为主业。

收购完成之后,这两家公司成为了拉动深大通业绩增长的主力。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这两家子公司为上市公司贡献净利润分别为2.92亿元、8989.28万元,占上市公司净利润比例分别为81.56%、75.48%。

然而,由于全年业绩不达标,这两家子公司在2018年却成为了深大通的负累。4月15日,深大通发布《2018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对这两家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和应收账款减值24.85亿元,直接导致上市公司亏损23.49亿元。

其中,冉十科技在连续4年净利润持续增长,累计实现净利润与承诺利润相差不过760万元的情况下,被深大通计提了7.83亿元商誉,这导致其原股东面临超10亿元的业绩补偿。

由此,深大通与冉十科技原经营管理层反目,冉十科技原管理层、兼深大通原董事曹林芳等人,实名举报深大通实际控制人姜剑。

根据今年5月冉十科技原管理层向媒体提供的举报材料,深大通参与投资的杭州通育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杭州通锐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两只基金,存在虚构贸易、套取上市公司资金和信用的情况,且资金流向与深大通实际控制人姜剑及其一致行动人存在关联的公司。

而视科传媒业绩不达标主要原因在于,原创始人和主要经营层夏东明涉嫌P2P非法集资案件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无法正常履行经营管理职责,导致视科文化在日常经营管理、客户关系维护、优势资源获取、业务拓展及款项回收等方面均受到重大不利影响,受上述影响,视科传媒计提资产减值损失3.37亿元。

有意思的是,深大通近两年来开始频繁“蹭热点”,进入2019年4月后更全方位追起了工业大麻的风口。实际上,除了蹭工业大麻的热点外,在去年区块链概念火爆时,深大通还曾一度计划进军区块链,试图给投资者描画大好前程的大饼。

除了业绩困境,姜剑所面临的压力还来自于2018年实施的员工持股计划面临巨亏的现实。

2017年,深大通推出员工持股计划,设立后委托信托公司成立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予以实施。根据公司2018年年报,该员工持股计划份额规模为12500万份,每份1元,按照1.5:1设立优先级份额和劣后级份额,本期员工持股计划筹集资金全额认购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劣后级份额。2018年4月13日已完成买入,成交均价约为18.77元/股。

不过,以深大通5月27日股价9.94元/股计算,即使不考虑优先级杠杆资金因素,其员工持股计划的账面浮亏已经超过50%。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